Kabob

酸痛

这种真实的酸痛感很久没有了。大概是左肩一直在疼痛的缘故所以一直将所有酸痛不适都归结于此。

大多数时候我为自己编造了很多借口不去努力,不去想你争我夺的事情,避于远方,逃出人们的视线之外(一个叫做沙雕岛的地方),终究还是要面对。梦境编造迷雾,蒙蔽痛楚委屈。直到真正的拳头打到身上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原来终究还是肉体凡胎,所谓的精神世界也终究还是需要他人的交流和认可。

那个大清早终于清醒起来的人睡眼朦胧,摇摇欲坠。哪个不长眼的过来打他一拳,要么清醒,要么一倒再倒,一病不起。就算这样,他依旧为自己能感受到这份真实的酸痛而开心。

梦里什么都做得到什么也都做不到,在没有比饿了肚子之后吃到光盘,筋疲力尽之后在床上一秒进入美梦更让人有继续人生的动力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