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ob

回来的时候闭着眼睛走路,发现还是会保持原来的步速走到教室门口。

突然感觉自己这四年一直在闭眼走路,结果大家都回头进入教室时候我也跟着回头,没能发现自己没走到门口,一头撞上去。不说头破血流吧至少是撞懵了。反应过来睁眼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前方人影,只剩下和我挤门的几人和在门外过着自己日子偶尔看看我然后说一声“真惨”的窃窃私语的人了。

是时候闭上眼睛了。就是不知道我是会闭上眼睛睡着,还是会闭上眼睛屏蔽干扰闯进门去,哪怕破衣烂衫。

挚友们的鼓励在闭着眼睛的时候,那种可以绝对信任的,不需要睁眼分心的鼓励也很重要,大恩便不言谢罢。

评论